• 2008年03月03日

    火星飘来的回忆 - [差人日志]

      其实这么纷乱,倒叫我想起些个很古老的事儿来。
      小时候,梳着橡胶辫子的机器人,追着那三个影子跑,你们做公主和王子吧,我做机器人就好,走路吱嘎吱嘎哪怕最后当成炮灰的机器人,不孤单就好。笑得最放肆,笑的最大声,爸爸说,那么多人里面你一个这样笑,不给老师拉出来才怪,于是她忍住不笑了,好容易忍住了,老师又把她叫出来,这次说,全班只有你,别人坐在凳子上你跪在地上做什么。总是在所有人午睡的时候独自醒着,看见大家高兴的时候冲过去总是一说话就冷场,总是想,换一个躯壳看见自己,是不是就能明白为什么这样...
  • 2008年01月19日

    作业 - [差人日志]

    看完色戒,简短无意义报告。
  • 首先,无线的CDMA上网真好。
    每个月30块不限流量、不限时间、漫游免费。
    嘿……

      镎。 
      中午去买了很多很多海螺,提了一个大箱子回来。拿着沉甸甸的标本们,心里觉得特高兴。
      同事拿起来立马就听,据说可以听见海风的声音。我没听,没感觉。

      我喜欢的也是那些残破的壳,冒充一把仿佛真的是我从海边自己拣回来的。

      他们代表着什么吧,无论是海风还是沙滩...
  • 2008年01月15日

    准备去睡觉。 - [差人日志]

    GONE WITH THE WIND

    怎么憋了半天是这句话。

    阿布在准备画圈人图,这让我想到当年勤笔的DD。

    琴棋书画。人人各有所成。我居然变成了一个会计……哦不,审计。

  • 2007年12月25日

    12-25 - [差人日志]

    补 12月25日
  • 2007年12月11日

    小雨天 - [差人日志]

    毛毛发消息来说上海下了一天的小雨,心情不佳。问我好不好,周末能不能回家。
    济南也下雨了,这才想起来时一早出门看见的。也就惊讶了一小会儿,就投入完全不会去顾及天日的捣腾中。
    事实上我还在加班,从早晨踏进这个区域开始,神经紧绷,不停的被催催催,忽然记得梦中似乎有过很熟悉的状况,最后我扔了东西大发雷霆。于是我发现自己愣在电脑前,一定双眼恨无神。很久都没有这么累过了,像被鞭打着飞奔,不敢松懈一点点,怕是到不了终点吃痛不起。确实都很想吐了,但是不能吐,因为连吐的时间都没有。
    不能...
  • 2007年11月20日

    继续扯谈 - [差人日志]

      电话里被殴到狗血翩翩,同事在身侧,大气也不敢喘。
      今天又坐在窗明几净的大会议室里插着网线摆弄excel表格层层叠叠,只觉从未曾离开过。
      偏偏又东窗事发。
      其实我很悲苦,谁知道从成都坐TM六个小时的长途大巴在夜幕里一遍遍看着东成西就赶回山城事后那可怜劲儿。去时轻松归时累。我的短期很没有悬念,但长期来说,太玄了。
      晚上打电话回家,跟娘说去买房子吧。现在的我,月供也供得起了。正是时候。
      任何事都觉得疲懒,白日作事也总是走神。怪罪于今天没有带我那顺手的巨大deLL鼠标。
      得一噩耗——其实也算不得不什么噩耗,不过叫叫罢了——项目会一直做到今年年底,12月底,也就是说除了年会就不要想什么能回上海的破事儿了。一月份的项目基本上是在上海的,也难保不会被抢走,二月份又是在重庆这里。掐指算来,从七月到十二月,足足半年。我在泸沽湖也呆了没那么久,我原以为那会是我离家最久的一次,没想到现在来次更狠的。
      也好,工资见涨了,全部都是上床费上床费上床费。于是像机器一样的赚着钱,想要买个房子。
      想起小时候拿筷子吃饭,娘说你怎么捏得那么后面,捏到前面点。我试了,不习惯,又慢慢往后挪。后来爸爸说,没办法,这孩子看来将来是离开家远的,他哎呀了两声,不过当时谁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意思。到大学的时候也偶尔想起这说法,那会儿觉得好笑,心想要去北京读北广的结果还不是窝在上海。现在想起来,倒是真有那么回事儿,我捏筷子从来都捏在尾巴上,一点也改不过来。

  •   决定了一件事情!
      以后万一声了个儿子的话,就叫:行云。
      女儿的话也可以叫,一样的。
      多好听的名字,拍拍手。
      鸟飞不到半山昏。
      要妩媚、刚烈、飒爽、清脆。
      这样叫的话,行云,行云,一辈子也不会腻的。
      如果方便的话,找个姓杨的老爹更妙,就变成杨行云了。呀呀,多么好听的名字。
      恩,哪里去找个姓杨的……
      ……
      忽然被自己雷到了!

      翻身睡觉!

    ...
  • 2007年11月11日

    周日之气 - [差人日志]

      看书看得很爽,可惜看到最后发现——干,又是一个连载。恼。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看着看着我就发呆起来。既然这样你还让他们NP,不厚道。改天我也刻个这样的玉佩去。
      昨天晚上破皮,今天早晨开始真的流血了。找来找去才发现那啥巾没有了,啊……可是我又很不想出门不想去超市不想拿信用卡。恼人。
      流血的话,是不是就不能骑马了?一边刷牙一边想,然后摸着直不起来的腰杆,真没有用啊,还以为这次腰杆不会再有事了,结果还是照样在第二天变得僵硬酸痛。
      等下去干什么呢?我也不知道也。
      
      

    ...
  • 某个地方很痛!
    还有,似乎有点太奢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