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年01月25日

    膝盖

      膝盖越来越痛。

      一个多月之前出了车祸之后,原本的乌青都退了。可是一直觉得不舒服,本来是懒得去看,结果被恐吓说也许以后不能徒步了。
      昨天跑去中山医院,被骗去拍了片子,结果医生说骨头没有什么事情,所以就慢慢养吧。我问什么时候会好呢,会不会半月板有问题,那个见鬼的医生都说不会。可是自从下午他按了之后,我的膝盖一直到今天越发疼痛起来,走路的时候也觉得难受。
      可怜见的,他分明就是肿着吖。
      后天就杀回去找八斤,反正腿瘸了要他养我,靠。
      最担心的事以后不能徒步了,如果膝盖不好的话,连续走上七八天十几天也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吧,这对于我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没有爱情没有钱财的后半生可以忍受可以想象,可是谁告诉我我的脚从今之后不能长途行走,那么我就杀了他然后自杀。

      我的膝盖啊……

  • 2006年01月23日

    逼婚

      数着日子,开始在脑子里打点行囊。
      实在思念,给松娜打了电话。结果却知道了如同晴天霹雳的消息——她要订婚。

      不是小杨,也不是孙健,是一个昆明人。松娜说她不再家在宁蒗的时候,家里就给她订好了,正月十八的时候订婚,那个人曾经是好朋友,却不是她想要嫁的人。
      “我不要!我不要嫁给我不爱的人。”

      她说家里所有人都不站在她那边,“只有你会站在我这边了。”
      我说你实在不愿意,就逃出来。建议的那一瞬间想到三岁的刺儿拉姆,如果妈妈不在身边她会怎样。可我的性格便是这般,束缚自由的东西,拼了命也不能屈从,无论那会造成什么。所以我说,“如果不喜欢的事情,就不要去服从。”
      那一刻,仿佛面对自己。

      是我太天真,才会对这样在到处都见得到的父母包办的婚姻觉得不可容忍吧。
      爸爸要我好好找个人家,这也是我恨得切齿入骨的,哪怕到后来每一次爱都会后悔我也决不要顺着不是自己的意愿的路走。
      我们就活这么一点的时间,如果连自由都没有,还剩下什么呢?

      松娜,是唯一一个和你们一样,叫我绵羊的人。

  • 2006年01月23日

    一个人看病

      今天整天就跑去医院了。
      先是跑去延安西路的中山医院分部,拿来了病假单。医生开假的病假单原来也会那么和蔼可亲的啊,而且很帅,让我想起我在加拿大的表哥哥年轻的时候。那个词语叫什么?玉树临风。

      然后跑到姐姐公司,被抓去瞅那只可爱的法国熊。
      很可爱。我喜欢他的大胡子。
      姐姐说我野,怎么回来三天又要走了。我一愣,不晓得如何作答。仿佛只有不停的旋转,我才不会觉得辛劳。

      再然后又跑去中山医院,一个人看病,楼上楼下的跑,找地方、拍片子、问情况。中场休息就跑去吃了四个小生煎,在LAWSON买来很久没有动过的饭团和关东煮,吃完继续回去看病等结果。
      下自动扶梯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自己是很喜欢这样的,莫名其妙,一个人看病和一个人旅行居然有一种异曲同工而相通的心情。
      拼命把自己往一个罐子里面塞,罐子的名字叫做孤单。

      回家的时候,口袋里又只有100元不到了。
      苦笑,活着真TM麻烦。

  • 2006年01月21日

    Men After Women

    通常男人追求女人,果然是会丧失理智的……
  • 2006年01月20日

    BSB Forever

      早晨的时候收到NANAKA的消息,说BSB今天在上海开演唱会。
      顿时心口一闷。
      你自然是知道的,我想到了那天的夏天,我们一群人跑去虹口体育馆挥舞着荧光棒疯子一样地看着很远处舞台上那些迷离的人影。那里承载着我们几个少女时代缤纷的梦想,呐,很青春的味道。
      应该就是2004吧,因为回程的地铁上我还接到了WJJ的电话。可是这听起来,似乎都是两年前的事情了,为什么那么遥远。
      其实本来,我是想去看的,可是一不小心忽然的就错过了。知道错过的时候,自然是已经错过了。

      姑娘们呐,我多想和你们在一起站在那个遥远的舞台上方,听那些可爱的男孩子们尽情的唱歌。
      而事实上,今天早晨,我又顶着雨蒙蒙的天空跑去江阴边上的小工厂里,埋头进去那些杂乱无章的数据里面。昨天晚上,我们在客户的办公室昏天黑地的做到十二点。那个时候,千里之外,挥舞着汗水和欢笑的五个男孩子,我心爱的男孩子们在激情的歌唱。
      这种对比多么的叫人心酸无奈啊。

      然后是姐姐前几天说的话,她要我记录下来。姐姐说,那倒是,我们家的绵羊虽然受,但是捕傻。我一下子从头到脚无语了,这……这叫人怎么反驳嘛。
      亲爱的你满意不?咱记录下来了,然后还是哭笑不得。

      Anyhow,有些时候人生无可选择。

  • 2006年01月19日

    哭笑不得的最忌讳

    有时候听见那些话,真是……

    好吧,我也不过是很想把房顶掀掉而已。

  • 2006年01月15日

    南禅寺

    去南禅寺揭拜了。
  • 2006年01月14日

    寂寞如雪

    人生啊,就是……
  • 2005年12月29日

    元旦日程安排

      跑到奉贤的海边……盘点。一天那个忙啊,回来之后发现明天还有一个盘点。然后明天晚上9点的时候飞去广州,12点到达,黑灯瞎火找旅店住。

      31日全天盘点。31日晚上太赶回不来,住去大少家。

      好吧,我很BT的在考虑,要不要穿裙子去呢?

      亲爱的姑娘们,1号那天,我会在晚上赶来苏州的。
      兔子说,阿羊你好辛苦,说句煽情且俗气的,为了你们的话,再辛苦得我也都不怕的。
      我不怕的,因为有些东西对我来说,是很重要很重要,重要到其他的都去靠边站。

      今天又发现一个迹象,连八斤也开始这么问我:加班啊?
      这简直等同于北京人问候:吃了吗?
      我就是如此日夜不分的在加班吗?残念……

      

  • 2005年12月28日

    生个孩子当医生!

    要多少病假单,开多少病假单。

    开一条,撕一条。

    >"< 太自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