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昨天看桂圆说:人到最后,白白浪费了那么多心血和眼泪,却也仍然是孤独的。
      TW歪着脑袋想了想,说:不RE。
      我只好血溅五步。

    *****************************************************************

  • 2007年11月29日

    No.1 华乐事 - [安全岛上永远树]

      还是写下前言比较好,本名太土了,戏说到最后变成这诡异的分类。
      最近离开的人很多,差不多当初一同进去的孩子们都陆陆续续要走,平白又多了几分感慨。(你感慨本来就通常不少吧?)
      我记性不好,有些东西还是记下来,纵使以后也未必会去看。
      总算在某处,留个记印。

    ==============================================
    No.1 华乐氏
      (喂,那曾经泛绿的谁谁谁,先给你描绘则个)...
  • 2007年11月20日

    继续扯谈 - [差人日志]

      电话里被殴到狗血翩翩,同事在身侧,大气也不敢喘。
      今天又坐在窗明几净的大会议室里插着网线摆弄excel表格层层叠叠,只觉从未曾离开过。
      偏偏又东窗事发。
      其实我很悲苦,谁知道从成都坐TM六个小时的长途大巴在夜幕里一遍遍看着东成西就赶回山城事后那可怜劲儿。去时轻松归时累。我的短期很没有悬念,但长期来说,太玄了。
      晚上打电话回家,跟娘说去买房子吧。现在的我,月供也供得起了。正是时候。
      任何事都觉得疲懒,白日作事也总是走神。怪罪于今天没有带我那顺手的巨大deLL鼠标。
      得一噩耗——其实也算不得不什么噩耗,不过叫叫罢了——项目会一直做到今年年底,12月底,也就是说除了年会就不要想什么能回上海的破事儿了。一月份的项目基本上是在上海的,也难保不会被抢走,二月份又是在重庆这里。掐指算来,从七月到十二月,足足半年。我在泸沽湖也呆了没那么久,我原以为那会是我离家最久的一次,没想到现在来次更狠的。
      也好,工资见涨了,全部都是上床费上床费上床费。于是像机器一样的赚着钱,想要买个房子。
      想起小时候拿筷子吃饭,娘说你怎么捏得那么后面,捏到前面点。我试了,不习惯,又慢慢往后挪。后来爸爸说,没办法,这孩子看来将来是离开家远的,他哎呀了两声,不过当时谁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意思。到大学的时候也偶尔想起这说法,那会儿觉得好笑,心想要去北京读北广的结果还不是窝在上海。现在想起来,倒是真有那么回事儿,我捏筷子从来都捏在尾巴上,一点也改不过来。

  • 2007年11月20日

    - [不良]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决定了一件事情!
      以后万一声了个儿子的话,就叫:行云。
      女儿的话也可以叫,一样的。
      多好听的名字,拍拍手。
      鸟飞不到半山昏。
      要妩媚、刚烈、飒爽、清脆。
      这样叫的话,行云,行云,一辈子也不会腻的。
      如果方便的话,找个姓杨的老爹更妙,就变成杨行云了。呀呀,多么好听的名字。
      恩,哪里去找个姓杨的……
      ……
      忽然被自己雷到了!

      翻身睡觉!

    ...
  • 2007年11月11日

    周日之气 - [差人日志]

      看书看得很爽,可惜看到最后发现——干,又是一个连载。恼。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看着看着我就发呆起来。既然这样你还让他们NP,不厚道。改天我也刻个这样的玉佩去。
      昨天晚上破皮,今天早晨开始真的流血了。找来找去才发现那啥巾没有了,啊……可是我又很不想出门不想去超市不想拿信用卡。恼人。
      流血的话,是不是就不能骑马了?一边刷牙一边想,然后摸着直不起来的腰杆,真没有用啊,还以为这次腰杆不会再有事了,结果还是照样在第二天变得僵硬酸痛。
      等下去干什么呢?我也不知道也。
      
      

    ...
  • 某个地方很痛!
    还有,似乎有点太奢侈了……
  • 2007年11月06日

    幸福·迷茫 - [差人日志]

      今天很简单,上班,然后下班。
      跟sue在一起之后,生活也变得有规律起来,10点的时候已经洗澡完躺在床上。真无怪Rayna当日舍我迎她。
      福特的团队越来越好玩了,先是Raj同学逐日显露痞子本色,本来一个挺正经的娃娃越来越流氓本色。做wp到一半猛然问了一句,重庆有什么夜店么?我们周末去吧。惊为天人。于是所有人都蠢蠢欲动起来。

      下班之后跑去新世纪画了指甲,终于我也沦陷了。这实在是因为……很无聊。
      这是我头一次!头一次这样来请人摆弄我的指甲,从前都是信誓旦旦自以为浑然天成最自然光华,也不屑来搞这些。我一定是无聊得狠了,被搓指甲的时候疼的一颤一颤的,紧张到浑身僵硬。
      他们一定觉得我很农村。
      选了个看上去很清纯的图案嘛,结果出来的效果……超级&hell...
  • 2007年11月05日

    花小残 - [差人日志]

    《九转丹砂》
    ——读后感好像取不出什么名字?

    如果一个人,每次在背叛之后赌咒发誓,却在每次赌咒发誓之后依然背叛。你会离开?容忍?还是,杀了他?或者杀了自己。
    所谓悲剧,就是你无论怎么走,也只有这么样一条路。

    我有个坏习惯,就是先去看结尾,果然看得莫名其妙:那一剑太突然。一路看下来,还仿佛那一剑就是心血来潮刺进去的。
    其实不是。
    那一剑,是花九最后一次出发去救卫明楼的时候就已经拉出鞘了——“若是别人杀了他,他自然会杀光所有人替他报仇;若是他活下来,那么就亲手杀了他。”
    原以为他会心软,细细想来,这少年沉默刚性,竟是言出必行。
    他是花九。
    不是花挽月。
    不是天下间任何的女子。


    有人说铺垫不好...
  • 2007年11月02日

    这TM什么节目啊? - [差人日志]

    End @ 17:13
    马上就飞机去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