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告诉你一个秘密:老子又想去旅行了。

      下午偷懒,看着磨房上面的文章,原来想找地图的,结果给一篇文章居然吸引住了眼球。有些年头我不爱看别人的游记了,可这次居然一直很像看下去。我是不是老了?还是我其实喜欢那样的女孩子,脆弱的像玻璃一样,坚固的像薪水一样。

      看得腰酸背痛,头晕脑涨。

      她让我想起很多很多我不小心遗忘掉的过往。难怪爸爸总是说要重新做人就必须交往过甚要和那些与过去有关系的朋友也短得一干二净要把那些和荒唐少年时代有关的任何印象都断得彻底分明,否则——就像现在我又开始蠢蠢欲动,当我看见他们在路上的故事就想起“老子当年”,哦,那是一种多么辛酸而自豪的过去,足令我神智昏迷的以为自己又是白色山羊群中的一头绿色穿着白大褂的绵羊。

      我告诉你,我真得很想走。

      即是我不知道要走去哪里,我只是很想背着芒果不停地走。

      那种贫穷和孤独,在我的世界里,代表着一种贵族的生活。

      我是不是很变态?

      可是我真的想去旅行了。

     

     

      那天小晴说,我们不是同一类的人!

      那句话真的伤了我,那之前我一直以为我们是朋友。那之后我开始思考是不是真的有点难。我们不是同一类的人,如果这样的话,我会考虑撤销那些什么关于英国、花园别墅、和老太太的言语。

      事实的确如此。当她瞪着眼睛对我说,你走的都是有人的地方,我走的都是没人的地方好伐?

      老子很不爽,有人居然可以那样对我说。

      但伤心的原因绝对不是由于小小的自尊心受伤这件事。

      我开始思考,我的确不喜欢走那些无人的地方,即使有很美丽的风景,也要有人在。因为我怕一个人活不下去,万一饿死或者摔死或者其他什么死法。可我又不会和她一样参加团队出门,那样我就不得不很合群的去做一些大家都在做的事情。这样的结果就是我不得不一边堤防着一边非要找一些人来合伙走那些短暂的路,然后不停的换旅伴。

      我们不是同一类的人。

      很多说好的事情,竟然就这么轻巧的可以结束了。

  • 2007年01月25日

    脱线“小朋友”实录

    一、
      小朋友冲过来,问:租赁合同你都拿了吗?
      我答:拿了一部分。 
      小朋友:是不是全部呢?
      我答:不知道。
      小朋友:你问过客户了吗?
      我答:问客户他们肯定说全部给了的,不用问。
      小朋友:那你不拿到全部我怎么做费用那里的核对啊?
      我:……
        那不正是你要去核对了才能发现的问题吗|||||||

      小朋友转身过去问:租赁合同全部给了吗?
      客户:全部给了啊!
      小朋友:哦!

      我问:小朋友,小时候你没有做完功课但是想玩儿,你爸爸问你作完了没有,你说什么?
      小朋友:说没有啊。
      (第一次倒下)
      我问:那么你如果想玩儿可是爸爸发现你没有做功课你就没得玩了呢?
      小朋友:你想说什么?
      (第二次倒下)
      我问:你不想给你爸爸发现你没有做功课,你回答什么?
      小朋友:就说没有啊。
      (第三次倒下。)

      我抓狂:ok,你很特别,但是我告诉你我们这些正常的小朋友除非爸爸妈妈查否则我们还是会说做完了,先玩的……
      小朋友:我觉得,世界上还是诚实的人比较多吧!
      (彻底倒下……)

    二、
      客户给小朋友解释了很久,跑来对我抱怨说,怎么说他都不明白。我叹了口气,问到底什么问题说不通。客户开始给我解释……
      小朋友冲过来坐在对过。
      “你问完了吗?问完了我还有问题呢。”
      我:……Q$&*(#$%^$T#^#!!!!!
      我这不是在帮你问吗?!
      

    三、

  • 2007年01月04日

    固执·遥远的圣传

      小时候看《圣传》,最不喜欢的人就是老阿修罗王。最不明白的人也是老阿修罗王,总觉得他脑子有病,一边拼命也想生个儿子,一边又为了知道自己如果有儿子就会毁灭世界而痛苦不已;可是尽管痛苦不已他还是想要生个儿子出来。于是他总是跑到那个阴暗潮湿的山洞里,摸着被藤蔓什么封印住的他儿子的灵魂,摸着人家沉睡的脸说:我的罪,我的罪……于是他设计了种种迫害他儿子的陷阱想让他在杀人之前被人杀死,却又努力生了他下来,还期待有人自始至终的保护他儿子,希望他幸福的活下去。
      十年前,不知道人为什么要这样矛盾地去做一件事情,明明知道两头都伤害,最后自己都会有罪。不能明白,原来是因为自己还太年轻。
      知道了儿子会毁灭世界的悲伤,却还是忍着这样的悲伤也要生个儿子下来,宁可背负着天下的罪也要生个儿子下来的心情。看起来,真的很无聊。
      我不是老阿修罗,所以不明白大川七濑画出来的那张脸,为什么总是刻画着那么沉重的悲哀。
      他为什么要那么悲伤。
      无论多么重地恨自己,也要生下来试试看的悲伤。
      所幸的是后来,夜叉把小阿修罗唤醒了,也就是说,改变了阿修罗必将毁灭世界的这个规则。于是,他们才可以幸福的在一起过下半辈子。
      那是因为《圣传》总要有一个结局。可人生不是,人生的有些规则,也许比圣人的预言还难以改变。就算阿修罗都可以放下屠刀,有些东西,却依然无法动摇。

  • 2006年12月27日

    接受测试

    TO DO LIST 1:

    又该做今年的大盘点了。

  • 2006年12月07日

    梦回泸沽湖

    原来,我还是非常、非常的爱着它的。
  • 2006年12月05日

    北上

      后海的柳树呐……
  • 2006年12月04日

    今年的冬天很冷,只是没来得及准备那么近去面对它的残酷
  • 2006年11月28日

    11月28日 大人离家出走

      自从带了兔子大人回家,就变得有生气起来。
      我是想让她和我一起好好过日子的,于是就不关着,扔他在地板上跑。俗称:散养。
      
    原先是阳台上都可以去的,不过出去了一次回来之后发现大人的四个白白的爪子很不客气地变的脏兮兮,没办法,只能不让她去阳台了。但是爪子脏了还是脏了,兔子大人最最最喜欢用前爪抹自己的脸和下巴,每天无数次的抹,结果从嘴巴到胸口一片都变成黑的了……
      大人啊,你又不能洗澡,连喝水都不行,你干嘛要弄得那么脏啊!
      最可爱就是给她吃东西了,小嘴巴急速张开合拢,绝对的有滋有味。搞得我都很想试试看——生萝卜真得那么好吃吗?@_@
      大人每次没吃完就开始在地板上乱爬,精神奇好,那时候我就想,估计这次这只,不会死了吧。
      后来,妈妈来看了,不许我散养。一句话——动物散养不利于我的健康;虽然那很利于大人她的健康。
      于是大人又被放到笼子里面。你想想,笼子一共的体积只有三个大人那么大,关着当然郁闷啦。
      今天早晨起床的时候看见大人在笼子里面扑腾,觉得实在不忍心,于是把它放出来。结果在我刷牙完成的半个小时之内,大人消失了……!!!

      找遍了小花园,找遍了楼上楼下,找遍了柜子后面床底下,大人踪影全无。
      T__T  
      屋子里还有大人没有吃完的小青菜和小萝卜,大人……却不在了。

  • 2006年11月20日

    那些曾在我手掌心的

    如今只听见远远传来的说话声

    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遥远

  • 2006年10月31日

    dont give up

    我要努力,既然承诺是为了实现而许下的

    我绝不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