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05月09日

    胡乱说几句 - [坐望月笑]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yatochi-logs/20581302.html

      很偶然窜去假相的新浪,发现他说每天都要练声和绕口令。我拍大腿,对啊,难怪我进步不大,原来真的要勤加训练才可以!你看人家那么天才都要天天练习了。
      今天回去开始练声和绕口令。
      昨天和军刀说,发现瓶颈了,经过一阵子的进步之后忽然失去方向了。结果说得不好,变成了一种自高自大,顿时被嘲笑。他说有时候看起来我的看法很敏锐,摊手,没办法,我毕竟多吃几年大米饭。可TMD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儿啊。
      现在想起来,当年高考为什么没有神使鬼差去北广呢。如果说有什么特质的话,可能就是自己的模仿能力和嗓音的忽悠能力了吧。从前都没有发现过,中国的教育害人哪……锤地。
      话说,当年又为什么没有去建筑系呢。我帮人看建筑的时候明显能够感觉到很多东西,能够一眼看到整个设计的关键所在,能够很清晰的感知设计者的思维。被说,你不去学建筑设计真是可惜了。我也觉得啊,拍大腿!“天河……你晚了22年。”哦不,你晚了整整八年。
      算啦,现在还纠结这个还有什么意思呢?
      昨天说道网配圈里很多人捱不过去半年。其实也不单独就怪人,什么都需要进展啊,当你身处的环境无法进展的时候,谁还能够保持着年复一年的热情呢?那意义忽然就消失了。
      说到这里,忽然能够明白那孩子关于依然混在网配的内心感受。犹如再也无法飞翔的天鹅被藏在一群小鸭之间,别人都称赞他无与伦比美丽的羽毛,可他总是悲伤的依恋的看着天空中,关于翅膀若有若无的影子。他还是有独一无二的S形美丽的颈项,却听见别人在周围欢呼的说,哇,他是一只天鹅啊,多么美丽的天鹅。他同他们一起戏水环游,却再也不去飞翔。
      卡!忽然那么有悲剧色彩。

      决定晚上回去再录一边最后约期的干音,我实在不满意不满意不满意。因为那不是我心目中的形象。
      关于菱纱也是,影说她喜欢。其实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我自己是不喜欢的,虽然我知道比网络上其他几版也许是要好一些。但那又如何。
      军刀说得很对,只有一条没有达到。就是不够“灵”。从一开始到现在,始终不够灵。当然,我知道自己在靠近,只是这座大迷宫有时候仿佛走进了却还是很遥远。
      灵。
      所有的人物都要求要这样不是吗?
      并不是涂花了连场戏就一定是那个角色了,要给他神,要给他魂。要给他阴阳两气使它真正成为能够打动人心的人,否则算什么扣入角色呢。
      嘛,还有好长好长的一段要努力啊。

      不过说着说着忽然找到方向了啊。在我还没有能够灵动的表达80%的人物之前,是无权这样居高临下的评论这个环境的吧。^^
      握拳~心情很好。下班吃饭去了。
      
      

    分享到:

    评论

  • 很好,我大的回复全部没有了。
    回到家里忽然发现痔友们曾经来过而且在这里集体HIGH的痕迹,很奇妙啊……
  • 苍井空是苍井优的妹妹,就如同绵羊是我的妹妹,刹那天地中天差地别的靐。
  • 苍井空是谁?
    我只认识空之淫球也!
  • 苍井优和苍井空有关系吗?虽然两者我都不是很熟。
  • 果然,我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很欣赏只欣赏苍井优了。
  • 啊,老子多年前就觉得你特别象“花与爱你死”中内摇曳小花花……
    奶妈奶爸的你爷我的咒术果然成真了!!!